通化新闻网:通化地区唯一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通化日报社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化

妈妈的小米饭

2020/9/21 10:05:06 人评论


  每每想到过年时,我便更加想家、想念妈妈,想念妈妈做的小米饭。
  北方主要农作物是谷子、玉米,我的老家先锋乡位于松花江畔,广袤的黑土地上盛产五谷。记得六十年代在生产队的时候,家乡大片种植谷子,谷子经过加工脱壳,就有了一个新名字叫“小米”。我从小是吃小米饭、喝小米粥长大的,对于小米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往事如昨,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一幅清晰的画面:在广阔的田野上,一个人赶马拉的怀耙,用怀耙把垄豁开,后面跟一个踩格子的人,脚挨脚把新翻出来的土踩实。这样做,有利于保墒,使谷子出全苗。后面紧跟着有多年种地经验的老把式,背着“点葫芦”,一下一下地敲打,把谷种子均匀地散落在踩好的格子上,最后那个人扶拉子培上土。这还不算完,还必须用马拉的辊子压一遍才行。种谷子是最费时、费力的农活儿。
  几天以后,谷子渐渐抽出嫩芽,慢慢长成几寸高的秧苗。那时,天不亮妈妈就起来,来到田间,我那时也就四五岁的样子。早上四点多钟,听到妈妈起床的声音,我就吵闹着要跟妈妈去田间。早上天气凉,妈妈用棉袄把我包起来,在谷地里薅草并将多余的秧苗拔掉。薅草是最累人的活儿,谷子苗和草同时生长在一起,必须用手一棵棵把谷子苗周围的草拔掉,还要把谷子苗留成拐子苗。一天下来,累得人们腰酸腿痛。下雨天过后,赶忙施点儿肥料,以保证秧苗能够茁壮成长。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这些绿色的小生命,渐渐长高长大。
  谷子要“三薅三蹚”,也就是薅三遍,再蹚三遍地。两个多月以后,谷子终于吐出沉甸甸的谷穗子。在谷子快成熟的时候,还要再拔一遍“谷莠子”,保证谷子的纯度。快要成熟的谷穗子娇羞地低着头,像是将要出阁的姑娘一样,美丽妩媚。田野里呈现出一片金黄色的世界,在轻轻的微风中,谷子们摇曳着自己婀娜多姿的身姿,似乎焦急地等待着人们收割。
  谷子成熟了,割谷子可是力气活儿,一般壮劳力都感觉吃力。我曾经割过一天谷子,别人割到了地头,回家吃完了饭,我还没做完。
  在场院里打下新粮,为了能让谷粒尽快变成小米,都要在自家的火炕上把新谷子炕干,潮乎乎的谷子被铺到炕席下,被热乎乎的火炕一烤,没两天就干到可以碾米的程度。炕谷子可苦了炕上睡觉的人,潮气熏得令人难以入睡。
  谷子干了以后,送到碾房去,把马或者毛驴蒙上眼,拉着碾,一圈圈转,小米就出壳了,用扇车子把糠扇掉,金黄黄的小米就等着下锅了。
  小米饭好吃,养人。那个时候,农村里几乎家家中午都是小米饭。没有电饭煲,做小米饭是大锅捞的饭。先把水烧开,再把淘好的小米下到锅里,烧沸几开之后,小米已有八九分熟了,就用笊篱捞到盆子里,然后放到锅里的锅叉上蒸。大约蒸二十分钟左右,香喷喷的小米饭就出锅了。当年,种谷子都使用农家肥,所以,小米饭的味道格外香。捞过小米饭的米汤,稠乎乎、黄灿灿、甜丝丝的,比现在的牛奶还好喝。
  在我的记忆中,小米饭一直伴随我的成长。把谷子碾成小米后,每天清晨,妈妈总会在锅里多下一把小米,等小米煮到半生熟以后,再用笊篱把小米盛到盘子中,放在小笼里和馒头一起笼起来。顷刻之间,一缕缕蒸汽从锅里冒出来,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等到午休时,妈妈把小米饭摆在桌子中央,清香沁人心脾,不等放下书包,我和弟弟妹妹们急不可待地拿着筷子,将小米饭扒拉到自己的碗里,狼吞虎咽,一扫而光,连碗底也舔得干干净净。也许是由于当年物质条件差,也许也是由于饥饿的缘故,当我长大成人,离开家乡,再也闻不到像那时一样的小米饭的清香了。
  还记得炎热的夏季来临时,妈妈总会熬上一锅绿豆小米粥。妈妈把熬好的小米粥,凉在案板上。我放学回家,跑得满头汗水,端起盘子一阵猛喝,绿豆小米粥,既解渴,又解乏,又降暑。中午去学校时候,再灌上一瓶子,下课活动时间能继续享用。
  寒冬腊月,雪花飞舞,妈妈还会熬上一锅稠糊糊的小米汤,我放学回来,脸冻得发紫,小手冻得通红,我们全家都坐在热炕头上,围在一个小方桌上,端起一碗小米粥,暖暖自己的小手,碗里的蒸汽驱除了我身体上的寒冷。喝起小米粥,甜丝丝、滑溜溜的味道。那种味道至今仍定格在我的记忆中,十分温暖。那种浓浓的氛围,更是我成长路上最温馨、最幸福的亲情纽带……
  在夏天,天热的时候,把小米干饭用新打出来的井水一泡,拔凉拔凉的,配上黄瓜蘸大酱,多热的天也会感觉凉凉爽爽。
  现在,我去吃早点,总忘不了喝一碗小米粥,但是怎么也喝不出妈妈做的小米粥那特有的清香。有时和好友去农家饭庄和粗粮馆吃小米饭,怎么吃都感觉有些欠缺,不如母亲做的小米饭那样沁人心脾、口齿留香。没有家的味道,更没有妈妈的味道。我告诫自己不要忘记是家乡小米饭把我养大,更不要忘记我的妈妈、父老乡亲和那片黑土地。
  高传博

责任编辑:孙枫 刘宗岷

上一篇:远航的集安

下一篇:胡庆福的春天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