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新闻网:通化地区唯一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通化日报社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化

胡庆福的春天

2020/9/28 9:13:06 人评论 来源:央视新闻
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

  在脱贫攻坚战中,与“无志”、“无智”相比,“无力”更为艰难。“心有余而力不足”,便是贫困户胡永福的真实境况,但却并不是他的终极境况。
  胡永福,瘦削而个儿小。除了瘦小,他受伤的右臂让我心内着实一震。46岁的胡永福居住在集安市凉水朝鲜族自治乡海关村。22岁那年,他也像村里的小伙子们一样,带着美好的愿望走出大山,把家里的那几亩地,摞给父亲和姐姐侍弄。原本日子一天天向好,可意外还是打碎了这个家庭平静的生活。
  那一天,胡永福像往常一样,在水泥传送带边拾辍侧漏的水泥。这时候,他发现传送带上的水泥有一个大硬块,想去抓过来敲碎,而这个位置正靠近绞拌机。就在他伸手去抓的瞬间,绞拌机像一只巨大的魔爪,一下子把他的右臂拽去了!一声痛彻心肺的嚎叫,让其他工友及时地关掉电源。胡永福右胳膊的大半部分被绞进机器……
  那些日子,他是喊着爹娘、数着时针、望着星星熬过来的。他抱怨命运对自己的不公,也难过该如何面对父母那两双痛楚的眼睛,他自责自己不但撑不起这个家,还要让父母重新为自己劳心劳力。
  海关村地处鸭绿江边,胡永福家离江边二三里地。苦闷的时候,他就蹲在江边,像父亲那样抽闷烟。江水静静地流淌,偶尔荡起一点点浪花。天色暗下来时,他的心里更暗。
  好日子好过,难日子难过。姐姐早在他打工之前就出嫁了,日子过得不咸不淡,拖着孩子和老人,负担也不轻。偶尔能回来帮母亲一把,全家人可就靠着2.4亩水田、3.8亩旱田度日了。
  胡永福刚回来时,胳膊根本没恢复好,不只肩不能担,手不能提,整条胳膊还时时作痛。父亲身体本来不怎么好,儿子的伤残对他又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身体每况愈下。种地,再也没了先前的力气和劲头。水田是种不动了,费力费工,他既扶不住犁,也打不了耙子。与姑爷商量,转给他们家代种。粳子下来后,给他们送来一些就行,与苞米等粗粮接乎着吃。
  “脱贫攻坚”的冲锋号吹响了,胡永福的春天来了!
  经过乡村两级排查、公示,胡永福被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乡村两级领导吸取以往扶贫资金发放后,吃完用完仍是穷的经验教训,按照中央精神,制定了“扶贫先扶志,治穷先治愚”的扶贫策略,帮助胡永福考察研究致富项目,实施精准扶贫,并协调安排了包保部门以及包保人。凉水乡包保干部于杰,一次次上门,除了给他和母亲带去米面油等生活用品外,更多时候给他带去的是“精神食粮”,向他宣导“脱贫不能等靠要,自力更生才能奔小康”的理念。有句俗语说得好:响鼓还需有人敲。何况胡永福还是个“闷葫芦”?不过,另有一句话也说得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闷葫芦”总有打开的时候。“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思想一通,精神世界就敞亮了,什么理想呀,光景呀,便如打开了闸门的水,奔流不息。
  胡永福开始用心思考:伤残不是资本,穷也不是荣耀。国家照顾,那么多部门和干部扶持,咱可不能当“扶不起来的阿斗”,咱得自己站起来,得学会自己走路。胡永福经过多方考察,发现儿时伙伴迟忠阳家里原来也不富裕,通过栽植大榛子,修了房,买了车,还有钱让妻子到城里陪孩子读书。胡永福把这个想法跟村里荣其衡书记和金龙德村长,以及乡政府包保干部于杰商讨后,他们一致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项目。与葡萄、五味子等项目比,大榛子栽植相对省工、省力,以他伤残的肢体,有些活还能够应对。于是,包保干部和村干部一起帮他筹划,并做了具体规划。根据他的身体状况,不急于一次性把规模做大,要循序渐进。大伙儿算了一笔账:大榛子盛果期一般在5年以上,按当前苗木价格,加上土地租赁、杀虫灭菌、施肥、剪枝等费用,从第3年开始会逐渐有部分收入。盛果期后,收入会大幅提高。按15亩计算,每年预计收入4~5万元。这一目标实现后,那就不仅是脱贫了,而是在往小康路上奔了。
  思想决定行动,思路决定出路。胡永福积极行动起来,在扶持资金尚未落实之际,他不再等靠要,而是自行筹措资金,先后从姐姐家借来2万元,陆续购买大榛子苗木1500多株,栽植规模达到15亩。胡永福的积极行动,使各级包保部门看到了一个贫困户的觉醒,感受到了“扶贫先扶志”的成效。这期间,乡里为他安排农科站技术人员,教他学习栽植和剪枝技术。集安市武装部作为包保部门,为他送来了化肥、农药。此外,武装部包保领导预先考虑到将来大量收获大榛子时的整理、存放问题,又为他修整了水泥院子,修建了大棚。
  胡永福家的房子多年失修,墙皮剥落,母亲又体弱多病。武装部领导和包保干部看在眼里,挂在心上。他们多方筹措资金,发动职工捐款,为胡永福修缮房屋、粉刷墙壁、送衣送药。逢年过节,总是要带着米、面、油,或者菜、蛋、奶,来到他家慰问。胡永福和母亲都不是善于表达的人,但从他们的眼神里能够感受到他们内心的激动与感恩。
  “治贫先治愚”。愚有多种解释,在扶贫者眼里,这个“愚”,只代表着一种不开窍、一种封闭、一种慢、一种知识的贫乏。治愚,就是打破固有观念,在致富的道路上迎头赶上。贫和愚,有时相交,有时互不相干。如今的胡永福,在精神上已经脱了贫。但与他的交谈中,还是隐隐会感到他尚有一点封闭,这应该来自他的伤残、他的孤独。但他始终是阳光的,也是快乐的。
  三月中旬,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海关村出现了密切接触者,整个村屯实行封闭管理,部分村组干部被隔离。有一户被隔离人养了一头牛,却不在自家的院落里,没办法出来喂养。这个牛棚恰巧离胡永福家比较近,他去喂养,又不会接触到其他被隔离者。胡永福二话没说,主动担起喂养责任。村干部了解情况后,积极与上级部门沟通,经过调查了解后,按照程序,第一时间为胡永福设立了“扶贫特岗”。按照岗位职责,看护隔离人员,每月可领取1000元工资性补贴。胡永福得知这一消息后高兴地说:党和政府为帮助我家脱贫,又帮钱又帮物,逢年过节都来看望。现在党和政府信任我,是我的光荣。只要我能做的,没二话可说!就这样,他担负起了周边6户隔离人员的看护工作,并帮助隔离人员到菜窖拿菜,到柴草垛搬运柴禾,帮助他们购买日常生活用品等等。四月中旬,隔离人员已全部解除隔离。但他仍然担任所在村屯疫情防控网格员工作,并定期对人员密集场所进行病毒消杀。
  通过这项工作,他比以往自信了很多,快乐了很多。

  昀阁


责任编辑:孙枫 刘宗岷

上一篇:妈妈的小米饭

下一篇:我的家在水一方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