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新闻网:通化地区唯一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通化日报社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化

十里山路十里景

2020/10/10 10:18:22 人评论


  沿着修葺一新的柏油路,过了复兴村的芦家街,再过个桥转个弯上个坡,走个一里多路就看到治安村的烟筒沟了。再拐个胳膊肘弯,转过那个背阴的砬子头,就是治安村的地界了。从这里到小天桥沟沟门,有十几里山路。进出治安村就这一条路。
  在通往烟筒沟小桥的西山脚下,有一片水田。逆流而上再走两里多路,就到了治安村村史教育广场。一座石头底座的木质大门凌空架起。设计新颖的外门楣上,雕刻着杨靖宇之孙马继志手书的“红色治安”四个红色大字。广场上,一组抗联人物群像雕塑神态凝重,彰显着视死如归的铁血豪情和英雄气概。广场的里边是两组宣传画廊,记载着红色治安村的历史演变,书写着曾经战斗在这里的抗联志士的英名,明示着治安村的旧貌与新颜,展望着治安村的美好未来……
  集安市榆林镇治安村是一个充盈着红色故事的小山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从几个文学青年的讲述中知道这个山村后,就梦想着能在工作之余去搜集那些散落在民间的鲜为人知的红色故事。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还真就从迎水村的一位朝鲜族老人的口中得知,在榆林镇境内还有一条秘密的“金日成小道”通往鸭绿江对岸的朝鲜,护送朝鲜的开国领袖金日成往来于两国之间,起始点就在治安村的深山密林里。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贫困的治安村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些耳边传颂着抗联故事的山里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创造这个伟大时代的共产党人,竟然真的把“红色故事”讲成了“致富经”。如此,抗联志士的英灵得以魂归故里,小山村也铺上了该有的底色。
  站在村口的小桥上望去,小村掩映在群山之间,两百多米长的一条主街道从这头能看到那头。左边绿水环绕,右边青山依靠。原来荒芜的村头石头堆被打造成一个260多平方米的红色广场。清凌凌的河水在一处弧形的断崖边形成一个绿幽幽的水潭,常有鸭鹅嬉戏,崖间有簇簇金黄的野菊花绽放。顺河水望去,群山、拱桥、河堤、潭水、白鸭、野花,犹如一幅天然的水墨画,悬挂于天际间。广场的中央,“东北抗联第一路军”的军旗雕塑成为治安村红色旅游的地标性建筑。至此,红色治安十里抗联文化之旅的“重走抗联路、传承抗联文化、学习抗联知识、传唱抗联歌曲、缅怀抗联先烈、体验抗联饮食”等系列活动才算正式开始。我曾多次驻足小广场,有关抗联的故事我早已烂熟于心,内心里更想了解和体验的是,在扶贫攻坚战打响以来的这几年,党和政府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挖掘和复制了这十里抗联遗迹和人文景观,游客能看到的是人居环境的改善和美化,人们的精神生活和内心感受又是怎样呢?特别是这些红色故事在这个“抗联故里”又有怎样的传承?
  漫步小山村,路旁的东北抗联水墨壁画和沿街悬挂的军旗以及挂在居民大门两侧的木质楹联,都让人感受到浓浓的红色文化氛围。“治世芳田勤作画,安居雅境乐成诗。”这些“硬核”文化散发出来的书香,给这个小山村的居民以无限的熏陶。而我则对流淌在村庄前的那一溪绿水情有独钟。水的柔软和灵活,会使得抗联文化之路更加通透和直抵游客的心田。山水相映成趣,山水相依含情。
  在村子的西南角,一座水泥桥连接着小学校和柏油路,在百余米裸露着青石的河滩上,新架起了一条东西长、南北短的十字形木质景观栈道。向南延伸至山脚下的稻田,向东顺着小河延伸至村子中央,一座铁索桥横空高悬于村头成为栈道的北入口。铁索桥、木栈道、石河滩、绿稻田,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构成一组秀美的田园诗,一幅自然与人文景观巧妙融合的风景画。
  游览了村口的景观栈道,再顺着柏油路继续往山里走千米左右,拐个弯过座桥就到了周家街。这是治安村最小的一个自然屯。国家“村村通”,让这里“天堑变成通途”。
  柏油路在桥头拐个胳膊肘弯,继续往山里延伸。路右边的一片荒草滩被打造成一处颇有气势的抗联文化景观——骑兵广场,广场上骑兵队雕塑跃马扬枪驰骋沙场。在骑兵广场的南面,断崖下有一个天然的溶洞,这是治安溶洞群靠路边最近的一个。据说这个溶洞将来会打造成酒窖,储存抗联酒坊酿造的抗联小烧。骑兵广场渐行渐远,再拐一个转盘弯,过座桥,岔路口向左,走3里多地,抗联酒坊就坐落在山脚路旁。几栋泥草房大门紧闭,透过窗户看到有酿酒设备还没安装完。据说此酒坊的酿造工艺是用传统的固态发酵法,这是利用多种微生物发酵,纯生物反应过程,不用酒精勾兑的原生态酒。草房、泥巴墙、石板路、篱笆杖、水井的辘轳,让我想起思念绵长的故乡。
  看过了闻不到酒香的酒坊,拐过一个小砬子头,柏油路继续往山里延伸,再走4里多路,车在路边停下来。旁边的坡地里是一片红黄相间的花海,远远望去,花海里一面带黄色五角星的红旗,煞是抢眼。顺着林间的石板路拾级而上,再爬过缓坡,踩着石头过一条小河,还要路过一个趴在石头砬子下面的马架子,很快就到了“抗联军校”遗址。这是一个洞口处于半山腰的天然石灰岩洞穴,洞口的上方是10米多高的悬崖,洞口距地面3米多高,登顶后眼前豁然开朗。山洞纵深60多米,宽约10米,可容纳百余人。1937年至1938年间,抗联部队由杨靖宇将军、杨俊恒参谋长在此亲自授课,培训干部战士300余人。此时有木质地板和洞内地面相连,洞内陈列着黑板和石凳,临崖处建有护栏。凭栏远眺,满眼绿树浓荫不见天日。仰头往上看,悬崖突兀树影斑驳。顺着另一端的阶梯走下山洞,山林间突然就冒出一个类似观察哨的木质阁楼,七转八拐就出了密林,眼前是一片农田,齐腰深的青纱帐被人为地踩出一条小道,走过百多米就上了柏油路。回首再看刚刚走出的山林,自幼在山里长大的我,面对这满眼翠绿的连绵群山,一时间竟也看不出刚才是从哪里进的山又从哪里出的林了。
  从抗联军校入山口的停车场继续前行一里多路,就到了“抗联练兵场”。无疑,这又是一处红色治安十里抗联文化之旅的打卡地。环顾练兵场里的二十多种操练项目,用现代人的眼光看,就是个招揽游客的游乐场。闲暇时,常有附近村民和旅游者光顾。我在榆林镇工作生活了几十年,也和其他人一样,做梦也没想到,这个被人们称为“葫芦头沟”的治安村今天会发展成东北抗联红色教育的基地,十里沿途的荒野河滩会被打造成抗联文化的汇集地。在物质生活富庶以后,人的心灵是需要有东西支撑的,这东西绝对不是物质。伟人毛泽东有句名言:人是要有点精神的。这个精神是一种情怀,一种境界,一种超越,一种不甘平庸、不甘屈从的血性和品格。人无精神不立,国无精神不强,而抗联精神正是我们需要传承和光大的,追求精神生活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种必然。
  继续沿着柏油路往山里走3里多路,遇岔路口向左就到了小天桥沟门。刘金铎烈士陵园就坐落在小天桥沟门南山坡上,面积约有570多平方米,是村民为缅怀在此牺牲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后卫连连长刘金铎和妻子金顺子等抗联英烈而捐资修建的。立秋那天,我带着4岁的小外孙两人一车在“抗联练兵场”进行了再次“演练”之后,就驱车前来拜谒长眠于此的抗联英烈。通向陵园的山路两边开满了各式各样的野花,我们沿路采集野花制作敬献烈士墓的花束。4岁的小外孙指着烈士陵园大声对我说,姥爷你看,那个上面怎么有个土字?我说那个字不念土,土字是上边的横短下面的横长,你看这个字是上面的横长下面的横短,这个字念士,那四个字念烈——士——陵——园。说话间,我们进了陵园,我和小外孙一起把编织的花束恭恭敬敬地放在烈士墓前,又和他一起向陵墓三鞠躬。之后,又给他简单讲了一遍刘金铎烈士的故事。
  走出陵园很远,他突然问我,姥爷,什么是烈士?我告诉他,烈士就是那些死了以后还会让活着的人过上好日子的人。我之所以要这样告诉这个还不谙世事的小外孙,是因为我不只一次听到当地村民讲述治安村的发展变化时都在讲述今天的好生活都来源于那些在此抛洒热血的抗联英雄。
  “青山曾谱英雄曲,宝地终开幸福门”。十里山路十里景,抗联精神抗联情。在回程的路上,当路边的抗联场景再次闪现在眼前时,我不禁又陷入了思考:抗联纪念馆、抗联杂货铺、红军洞等诸多抗联遗迹和景观还在继续发现和打造,要想让红色治安长久下去,就得有与之相匹配的朴素文化和民俗文化,这些文化有待于我们去挖掘、整理、编撰。
  宋传德


责任编辑:孙枫 刘宗岷

上一篇:暖水屯的一天

下一篇:家乡新貌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