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新闻网:通化地区唯一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通化日报社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化

家乡新貌

2020/10/10 10:18:39 人评论

  走进我的家乡,如同走进一幅充满诗情画意的乡村水墨画卷里,让人感受到环境的优雅,民风的纯朴,生活的惬意,还有人们振奋的精神状态。
  我的老家坐落在辉发江畔的辉南县团林镇,西距县城十余公里,东距辉发古城五六公里,是一个有近百年历史的村屯,犹如镶嵌在辉发江这条玉带边上的一颗珍珠。
  前几天,我开车回老家,车沿着高速公路一直开到我家附近,从高速路口下来,也就五分钟就进了家门,现在回家真是太方便了。我记得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回一次家需要半天时间,坐大客车要四个多小时才能到达朝阳镇,然后再倒车坐到我家北面的公路上,徒步一千米才能到家。
  通往老家的路是新修的柏油路,路面经过昨夜雨水的冲刷洗涤,一尘不染。路旁开着正艳的花,有粉色的、红色的、黄色的、紫色的,随着微风轻轻地摇摆,好似特意欢迎我这位远道归来的游子。细数起来,我离开家乡已经整整三十年了,当年离家去南方读书时刚好十八岁,现在回到家乡,已是“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走到村后的小河旁,我眼前一亮。只见小河里水草丰茂,河水清澈,几只大白鹅正在蒲草丛里悠闲地游着、戏着,翠鸟在芦苇上清脆地鸣叫,几只燕子滑翔着从水面上掠过。这景象一下把我带回到我的儿童时代。那时,村后这条小河就是我们小孩子的乐园。每逢夏季,我们小朋友三五成群地跑到小河里嬉戏玩耍。岸边的菖蒲茂盛,芦苇葳蕤,河水清澈见底,细沙柔软细腻,小鱼儿悠闲地游来游去,各种形状和颜色的河蚌随处可见,妇女的捣衣声传出很远很远……儿时村后小河的景象始终深深地烙刻在我的脑海里,给了我童年无限的快乐。
  可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一些勤劳的村民开始围地造田,田地不断在增加,而小河的身躯却日渐消瘦。再加上村里的垃圾全部倾倒在河里,水浑浊了,鱼儿不见了踪影,没有人再去河里洗衣服,满目疮痍的小河从此一病不起。每次看到它残喘虚弱的样子,我都很难过。后来听哥哥说,这两年,村里加大了对河道的整治力度,实行退田还河,禁止向河里倾倒垃圾,经过几年时间的休养生息,村后的这条小河才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走进村子,宽敞的街道使我的心里更加敞亮起来。柏油路从每一户人家的门口穿过,蓝白相间的铁制栅栏从村西头笔直地铺到村东头,不打一个弯,如两列意气风发、精神飒爽正在等待检阅的士兵。路边的花池里盛开着各种颜色的花,有黄色的翠菊,粉色的波斯菊,红色的串红,有的人家栅栏上爬满了五颜六色的牵牛花。看到这景色,我总喜欢把它拍下来。这些年来,我站在家门口的同一个位置拍摄了很多张不同年份的图片,见证了家乡街道的变化。最早的土路,晴天一层灰,雨天满脚泥;十几年前,屯子的三条大道修成了水泥路,人们不再泥里走、灰里过的了。后来水泥路掉了皮,变得坑坑洼洼,于是村里又把它修成了现在的柏油路,既平整,又方便维修,即使雨天,也很少看到人们再穿雨靴了。
  晚饭过后,二姐请我们去吃烤串。我家距县城有十多公里,我就说:“算了吧,这么晚了,去城里再回来,太折腾。”“吃个串,还用跑那么远?”二姐说到,“十花道(十字路口)就有烤串的,不出屯堡就能让你吃到正宗的辉南烤串。”“我要跟二姑去吃烤串!”儿子在一旁说道。
  太阳能路灯把街道照得通明,远远地就看到屯子中央十字路口聚集了一些人。渐渐地我闻到了顺风飘来的烤肉的香味。烤串师傅边招呼着客人,边翻动着手里的各种烤串。走近一看,这不正是我的小学同学李金才吗?我忙上前跟他打招呼。“立清回来了!你们先坐,把串先点上,一会忙过这阵,我陪你喝两杯。”李金才说道。我们找了个空位坐下来。二姐说,李金才很能干,肯吃苦,这些年一直在种植大棚蔬菜。前几年,他挑头成立了农业合作社,购置不少大型播种机、收割机等机械。现在农民种地比以前省事多了。小地块,一般自己种,大的地块基本上都是用机械播种、收割,空闲了还可以到合作社或邻村的花棚打工,比较划算。他除了烤串,还代加工烤全羊,烤一只能挣一百多元的手工费。他家孩子去年考上了大学。现在村里已经考出去好多个大学生了。不再像我们那个年代,几年能考出去一个中专生,十年八年也考不出去一个大学生。年轻的一代都在外面读书工作了,有的工作几年就把父母也接到了城里。
  “串好喽!”金才拿着两把串熟练地放到盘子里,转身又去烤串了。吃着肉串,我就在想:现在的生活和以前比,真是天壤之别,现在的生活要是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我们那时候家里吃的是啥呀。平时就是高粱米、苞米面大饼子、小馇粥,一年也吃不上几顿大米饭,肉只有过年过节才见得到。提着饭盒去生产队打肉汤的情景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始终不能忘却,可如今……
  “老班长,我陪你喝几杯。”小学时我一直是班长,同学都习惯这样称呼我。金才走过来启开一瓶啤酒坐在我身边说道。我们边喝边聊着。他说,当年我考上学,上了班,大家都很羡慕。那时农村很苦,考学是离开农村的唯一途径,所以我才努力学习,后来到了城市里工作生活。他没有考学,留在了这块土地上,但他撸起袖子加油干,一样过上好日子。他说这这些年是起早贪黑,苦干加实干,小日子越来越殷实起来。后来又利用国家的好政策,购置了大型机械设备,成立了合作社。现在已是村里致富带头人了。
  我们正说着,街上响起了音乐。一群穿着统一服饰的村乡妇女随着音乐节奏的变化而翩翩起舞,步态轻盈,韵律十足。没有那种羞涩和胆怯,反而充满着坚定和自信。“这些人,都是咱村的?”我问二姐。二姐对我说:“现在的农民可不是以前那个样子了,只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自息的生活。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人们的精神面貌也焕发了。咱村妇女自发组织的舞蹈队参加过镇上的比赛,还得过奖呢。没事儿的时候,我也天天和她们一起跳。”
  我跟二姐说,没事儿帮我留心一下有没有卖房子的,我想买一个,等退休了我就回来住。
  欢快的音乐伴随着优美的舞蹈仍在十字路口继续着,音箱里传出来的歌曲“我们的生活充满着阳光,充满着阳光……”荡进每家每户的庭院,飘进每一个人的心里。
  杨立清


责任编辑:孙枫 刘宗岷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