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新闻网:通化地区唯一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通化日报社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化

老物件:饭盒

2020/11/20 13:53:02 人评论 来源:央视新闻
老式铝质饭盒。
上世纪50年代走亲戚的场景,桌上的饭盒还算是这个家庭比较重要的物件之一。
纺织女工的午餐。

  计划经济年代,拎着饭盒上班或者上学是街头一景。不是所有的单位都有食堂,午饭在哪吃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那个年代也不像现在一样到处都是小吃部。所以,许多人都选择自带午饭,饭盒便成了一种必需品。
  以今天的眼光看来,当年最主流的铝饭盒堪称简陋,它真是纯粹意义上的盒子,长宽比大约三比二,长高比大约二比一,有个盖子而已。内部不分格,也不分层,只能装固体食物,汤粥之类的还是算了吧,一准淌得哪儿都是。
  带饭吃,夏天天热的时候还好说,但上秋之后天儿就渐渐凉了,再吃冷饭对肠胃不好,好在那时候好多地方都烧煤炉子,不论是车间里还是教室后边都会有几个煤炉子,大伙儿会早早地把饭盒搁在煤炉子上热着,等到中午下班或者下课,便能吃上一顿还算热乎的饭菜。当然了,这种加热方式有时候挺悬乎,铝饭盒被烧坏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后来有的地方开始烧暖气,把饭盒搁在暖气片上保暖是最佳方式。
  农村学校多半烧不起煤,烧的是学生和家长一起交来的柴禾,温度没有那么高,热个饭菜其实正合适。但不少农村孩子家里没有饭盒,午饭又怎么解决?有不少人靠土豆、地瓜来充饥,夏天备上蒸熟的,冬天干脆就在炉子上烘烤,日子一长,吃得胃里直泛酸水。
  城里孩子的饭盒盖上常有些刻划的文字或者图案,这是做记号,因为大家用的饭盒长得几乎都一样。有不少人都把饭盒扔在食堂,开饭的时候现去取。笔者读书的时候饭盒一直搁在书桌里,不嫌麻烦,也不想拿错或被拿错。到了开饭的时候,食堂里边叮当响,全是开饭盒、刷饭盒的声音。30年前读小学的时候,笔者一度使用过更古老的饭盒——那居然是一个日本军用饭盒,里边刻有昭和字样。这种饭盒被老年人称为“猪腰子饭盒”,它是竖着用的,一侧向外凸出,一侧向内凹进,上有提梁,外侧还有横耳,可以拎着走,也可以用皮条固定在背囊上。这是当年日本人仿德军饭盒的设计,苏军也采用过类似的设计,对军人来讲比较实用,但对老百姓来说就没有那么方便了。所以在那时,笔者眼巴巴地看着当工人的母亲每天带着那个长方形的铝饭盒去上班,很是羡慕。
  到笔者读初中的时候,母亲的那个铝饭盒归我用了。因为她供职的那家国营企业倒闭,她失了业,再也不需要带饭去上班。现在想想,这也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情。我有了向往已久的“时尚”饭盒可用,她却失去了工作,这是时代的黑色幽默。
  大约2000年前后,这种饭盒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当时城里的小吃部多了,饭菜质量怎么也比学校食堂强,价格又贵不到哪里去,学生家长也不在乎这点伙食费,所以学生有不少跑到外头吃饭,饭盒可以无用。伴随国企改革,拎着饭盒到国营企业上班的工人消失殆尽,这种饭盒也便弃而不用了。
  笔者记忆里最后一次使用这种饭盒,是上大学的时候,一位家住本地和我关系很好的女同学曾用这种饭盒送来一盒驴肉饺子,饺子是她母亲包的,特地送给我尝尝鲜。她把这个老饭盒递到我手上的时候,我特别感动,心里突然酸溜溜的,想起了自己的许多往事。
  后来,三件套的不锈钢饭缸取代了各种铝质饭盒,再接下来,各种塑料的或是不锈钢的餐盘又占据了食堂的主流。餐桌可以说是极大丰富,只是,那种老饭盒的感觉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宋晓林


责任编辑:孙枫 刘宗岷

上一篇:使命

下一篇:美好还会继续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