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非常幸运”

2019/4/12 7:51:49 来源: 通化日报社
  【打印】 

她是钢铁企业少有的女电工,她赢得过一项又一项荣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崇尚工匠精神的她反复强调──


查找并维修设备电路故障,这是徐凤娟的日常工作。

  作为首钢通钢集团公司机电修造公司的一名电工,徐凤娟很少有固定的工作地点,也常常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她奔走于通钢厂区的几乎每一个角落,哪里的设备出现了电气方面的问题,她就和同事一起赶到哪里维修,忙起来时,她常到深夜才收工回家。谈起如今在厂里小有名气的她时,老师傅们往往会说:“这个丫头身上一直有那么股劲儿。”谈到自己时,带着几分拘谨的她只是反复强调“我真的非常幸运”,只有说到技术问题时,她才变得神采奕奕,侃侃而谈,宛如换了一个人。1979年出生的徐凤娟是通钢子弟,2001年,从通钢技校毕业的她和那个年代的许多通钢子弟一样,走进通钢继承了父辈的职业,这一干,就是18年。“她技术非常好,工作态度也非常好。”这是曾和她在一个车间工作的工友张凤霞对她的评价,不过,徐凤娟自己并不这么看。
  “一线环境特别艰苦,相对于他们,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徐凤娟说,通钢生产一线的工人很不容易,工作环境差,风险系数大,体力要求高,而自己维护维修的设备既安全又有充足的维修时间,和那些一线工友相比,自己无疑是幸运的。
  “你看我们的厂房多干净!设备都是单体的。”站在机电修造公司机加车间的厂房里,徐凤娟感慨于自己工作环境的优良。事实上,对一家钢铁企业来说,再干净再整洁的厂房也终究是厂房,怎么可能像办公室一样整洁呢?
  “我这个人特别幸运,我进厂时幸运地被分到(当时的修配厂)电修车间,如果在别的岗位可能早就转行了。”徐凤娟这么说,是因为钢铁企业的工作岗位普遍劳动强度大,而她最初的工作是装配电盘箱,比较轻松。换了别人,也许会就此安逸于这样舒服的岗位,但徐凤娟则不然。那时,车间里的同龄人特别多,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中间有一种互相比业务能力的浓郁氛围,无形中推动她去努力钻研业务。
  “我刚进厂的时候20刚出头,我们主任技术那么厉害还天天看书,他告诫我们有工夫要多看会儿书,我那时就想自己天天干到晚上九十点钟,回家就睡了,哪有工夫看书?”但工作不久,徐凤娟就发现自己在技校里学会的本事不过是皮毛而已,当年她就到通钢夜大报名学习工业电气自动化,努力提高自己。
  “这孩子在单位遇到什么问题了,回家是真看书真研究真去整呀!”徐凤娟的工友王艳丽说:“这孩子和别人不一样,什么东西都要整得明明白白。”可是在徐凤娟看来,自己能一步一步提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遇到了一个又一个技术精湛而又毫无保留的老师傅。2006年,徐凤娟从安装电工变成了维护电工。师傅于凯将自己的技术倾囊以授,以技术精湛著称的老工人秦润泰也主动教她学技术。2012年,厂里新上了一台电炉,退休在即的秦师傅领着从未接触过电炉维修的徐凤娟边安装边讲解,徐凤娟晚上回家看书,白天再回来请教。就这样,几年下来,老师傅们手把着手教出来的徐凤娟在技术上突飞猛进。
  “这种氛围只有国有企业有,我可幸运了,如果不是在国企,哪有这些培训的机会呀?”这些年,徐凤娟两次外出参加首钢集团组织的业务培训,两次代表通钢参加首钢集团的业务考试。如果说参加培训还可能被不务正业的人当作休假机会的话,参加“以赛代训”的业务考试可要考验真功夫。2015年,原定代表通钢电工工种参加首钢总公司技能竞赛的同志因为家里有特殊情况不能参考,徐凤娟临危受命作为替补队员进京参赛。可那时她不敢去,因为有些考核内容她从未接触过,高级工程师王国良鼓励她把考试当成学习,能学到多少算多少。谁成想她这一去就捧回了一个亚军,转过年来又捧回了一个冠军。至于这两个名次背后她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有知情人透露,第二年备考时,她自己买回来练习用的电路板在书柜旁堆起了一米多高,手指因为反复练习焊接被电烙铁烫伤无数次,参加考试的时候,她只用了考试规定时间的一半。通过这几次考试和培训,许多从前根本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在徐凤娟手里都变成了现实。
  “懂得越多越想学,懂得越多就发现自己知道得越少。”徐凤娟说:“我们公司领导说以后要逐渐实现设
  备智能化,我想设备越智能化越需要维护,现在技术发展这么快,自己的知识越来越不够用,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认识高度,她对公司心怀感激:“出去培训一次光培训费得多少钱啊?吃住费和交通费也都是公司给的,我要是不好好学都对不起公司。”
  在刻苦钻研以数控为代表的新技术的同时,徐凤娟还和工友们一起改造老旧装备,让那些甚至比工人的父亲年纪都大的老装备重新焕发生机。“有人对我说,你们的设备都淘汰了,你还修它干什么?我们的设备虽然旧了,但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再发挥些作用。更换新设备当然是好,但我们总说‘降本增效’,怎么降本?有些旧设备机械性能还行,咱们把电气部分改造一下,让它能继续为企业挣钱,那不是好事儿吗?”徐凤娟说:“对我来说,我的执著是什么?我就想在能力范围之内,融合新技术来改造老设备,让它更好。”这种认识,很大程度上源于她对工匠精神的追求。
  “我可崇拜工匠了,特别特别崇拜他们。”在徐凤娟心中,“工匠”这个词具有崇高的地位,只有那些顶级匠人才有资格获得这个称号。在首钢学习的时候,有一位钳工对她说,什么是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就是对自己岗位的热爱和执著。谈到自己的追求,她说:“这种对工作、对技术的执著,可能就是那位钳工传递给我的最重要的精神。”在她眼中,曾经带过她的老工人秦润泰才是她身边真正的“工匠”,她始终记得这个只有小学文化,却练成一身本领,在厂里受人尊重的老工人膝盖上的老茧,那是秦师傅需要长年跪看图纸的结果。
  “我这个人的能力就这样儿,能干到今天,我真的很幸运。”虽然自己已经是高级技师,成为技术工人中技艺精湛、经验丰富的高级人才,但刚过40岁的徐凤娟对自己依然有着清醒的认识:自己究竟要做到什么样?能不能就此满足了?自己的职业规划又是什么?在她看来,做电气技术工作不仅要用心,还得能服苦。除了对工匠精神的追求外,支持徐凤娟刻苦钻研的动力还来自她对通钢的热爱。
  和许多通钢工人一样,徐凤娟对企业有很强的归属感。“在通钢运营最艰难的时候,我们同学都说你还在那里靠啥?但我不走,我觉得在这里真的很好。”徐凤娟说,她始终记得父亲对她说的一句话:“你放心,通钢肯定能好。”
  这些年,大大小小的荣誉徐凤娟拿了不少,可她对工友们的态度始终没变。“她优秀,我们也跟着骄傲。”工友王艳丽说:“你听她老说都是师傅们带她,那是她谦虚,她的成绩都是自己一点一点看书琢磨出来的,不明白的就跑去问老师傅。更难得的是她一点不骄傲,看见我们都特别特别亲,从来也没有因为取得了荣誉就看不起原来的同事和师傅了。”不仅如此,早已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媳的她把自己的家也打理得井井有条,这点尤其难能可贵。
  徐凤娟的爱人张宏洧也是通钢工人,婚后很多年里,夫妻俩都处于非常拮据的状态,最近几年生活条件才得到真正改善。因为孩子上学的关系,他们从二道江区搬到东昌区居住,每天要往返于家门和厂门之间。他们的房子不算大,装修得也很简单,但收拾得十分整洁。客厅里,两排书架摆得满满当当,其中,《三国志》和《剑桥中国史》等大部头社科类图书赫然在列。“我们家最值钱的就是书,我媳妇把这些年挣的钱都买了书了。”张宏洧如是说。
  “这个丫头从参加工作到结婚,再到有孩子再到有今天的成就,我们是看着这个孩子一点点成长起来的,一个女同志干出这样的成绩,付出的东西太多了。”王艳丽说:“别的模范离我们太远,可她不一样,就在我们身边,她得到了什么荣誉都我们特别开心。”工友们的评价,从另一个侧面诠释了徐凤娟眼中的“幸运”是什么。

采访手记:
  人们常说,机会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其实“幸运”又何尝不是如此?采访过程中,徐凤娟反复强调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而她的工友们则告诉记者,徐凤娟是一个勤奋而谦逊的人。其实,一个人做出一点成绩不难,难的是在成绩面前始终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古人云:“学然后知不足,……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徐凤娟则说,自己越学越发现自己会的东西少。正如一位伟人所说,徐凤娟的事迹“对于一班见异思迁的人,对于一班鄙薄技术工作以为不足道、以为无出路的人,也是一个极好的教训”。在我们步入新时代通化绿色转型、全面振兴新征程的今天,像徐凤娟一样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奋力前行,不正是我们最需要的精神吗?
  记者宋晓林
Copyright © 2014 www.th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06002603号
通化新闻网-通化地区唯一新闻门户网站
主管:中共通化市委员会 吉公网安备 22050002000008号
新闻投稿热线:0435-3260239
地址:通化市秀泉路796号
邮编:134001
主办:通化日报社